老兵邱国友的“自强信条”:人在阵地在

作者:admin   时间:2019-05-02 16:27

重庆4月30日电 题:老兵邱国友的“自强信条”:人在阵地在

作者 陈茂霖

“邱班长,刚刚小罗说他车上的打卡器有点故障,我们过去看一下嘛。”“好。”30日,重庆南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鱼洞分公司线路值班长刘小涛找到值完夜班刚刚休息起来邱国友,两人从值班室拿了工具又开始忙碌……

“低调”又“高调”的老班长

“老邱是一名在战场过伤,并因完成作战任务而与战友们一起荣立过集体三等功的功勋老兵,别看他今年54岁了,干起工作来不比任何人差,在我们公司里面,哪怕是职务比他高的人,都要心悦诚服地喊一声‘老班长’。”重庆南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鱼洞分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平时的工作中邱国友是一个“低调”又“高调”的人。说他低调,因为他总是喜欢默默地做事情和帮人,然后轻描淡写地说句“没啥,出在手上的活”;说他“高调”,则是因为他过硬的专业技能,可以像“及时雨”一样为大家解决工作中的难题。

“比如现在公交车司机大部分都只有A3驾照,但老邱就有A1和A2驾照,而且老邱还有一手过硬的修车技能,以前经常帮同事处理故障车辆,后来重庆公交系统换了新车,又加上制度改革,不需要驾驶员修车了,老邱又自己钻研学习打卡器等新设备,那劲头比年轻人都足。”该负责人说:“现在老邱虽然不跑公交路线了,但车队的打卡机维护,每天收班后公交车的摆车,新车的换车调试工作,还有车队的值夜工作都交给老邱在主要负责,而且最主要的是大家都服他,也信他。”

值夜的时候,邱国友都会带着同事检查每辆公交车的状况。受访者供图

“拼命三郎”邱国友

离开重庆南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鱼洞分公司负责人办公室,记者在车场找到了邱国友的妻子帅光碧。说起自家老公,帅光碧有些自豪,也有些“怨气”。

“他一天说事情多,不回家呀。害得我只有跟他过来住宿舍,照顾他生活,不然他这人一忙起来连吃饭都没得个定数,身体哪遭得住嘛。”帅光碧指着茶几上的两盘剩菜和半锅稀饭说:“看嘛,饭都不吃完就跑出去了。”

“不过他还是很刻苦,这些年家里经历了不少事,全靠他一个人撑过去的。”帅光碧告诉记者,邱国友刚复员的时候分配在长寿区的一家国企工作,后来企业效益不好,邱国友为不给国家添负担,就下岗自谋职业到主城应聘做了一名公交司机。

“那是2003年,我们娃儿才读小学,我也没工作,他一下岗家里经济就很困难了。”帅光碧记忆中,这些年家里收入全靠邱国友上班工资,为多一点收入,他在当公交司机的时候就经常开加班车;后来工作调整不当专职公交司机,但他家老邱似乎更忙了。

“我们家就在渝北人和,但他一年也难得回去几次,我过这边来给他煮饭后才晓得,整个鱼洞分公司170多辆公交车都要他维护,而且其他车队的人有事情也爱找他帮忙。”帅光碧说:“我问,他就说大家把事情交给他是信任,有责任做好。”

自强信条:人在阵地在

“我是在战场上火线入党的党员,部队教会了我‘人在阵地在’的道理,我也靠着这个道理去争取我想要的生活。”在邱国友看来,复员后的生活就像人生中另一处战场,而工作就是他的阵地,这个阵地背后,是他需要守护的妻子、女儿,以及自强自尊的生活。

“我没什么文化和经济头脑,挣不了大钱,但我可以通过努力工作让家里人过得好一点。”邱国友告诉记者,如果他不是90年代初期看到厂里缺驾驶员,想多实现一些自身的价值,就不会花两个月的工资报名去考最难过的A1和A2驾照,也很难在下岗后自谋职业成为一名公交司机;进入公交公司后,如果他不想着尽可能地掌握一切把工作干好需要的技能,也不会得到同事们的尊重。

“选择了,就去热爱,去付出,一定会有好结果。”邱国友说:“现在我女儿在川美读研究生,公交公司也根据我的表现给了我荣誉,从2014年开始重庆市总工会每年还要来慰问我。真的,我很满足了。”